次元杂食,专注长久。来呀来个酒啊,不醉不罢休。

【楚路】再见



     楚子航在离开的那个晚上去看过路明非,偷偷的。在这个时间他很想再看一看那个总是耷拉着眼的男孩。

楚子航动用了一些非常手段潜入了路明非的寝室,寝室里的两个人睡得很死完全没有发现房间里多了个人。路明非则蜷缩着身子侧躺在床上,一条腿架在被子上,皱着眉睡得安稳。楚子航轻轻地扯出被路明非压着的被子给他盖上,被打扰了睡眠的人只是哼唧了两声蹭了蹭被子继续沉睡。

晚上的月色很好,白亮的月光打在路明非的脸上,隐隐可以看见睫毛下的小片阴影。楚子航坐在床头,看着他,一眨不眨。

楚子航第一次见到路明非是在他高二的时候,那个时候路明非一个人坐在公园里的秋千上,望着天空发了一个下午的呆,而楚子航就在拐角处看了他一个下午。

楚子航觉得路明非很熟悉,倒不是说他认识他很久,只是觉得他的身上有自己熟悉的感觉。

他悄悄地关注着路明非,也只是悄悄地关注,他有不能接近的理由。

然后,他来到了卡塞尔学院,第二年路明非也来了。想到“自由一日”上路明非一枪爆头的壮举,楚子航不由地弯起嘴角,明明那么出彩却依旧是高中时期软弱的模样,真是一点都没变。

楚子航伸手触碰路明非长长的眼睫毛,一根一根很明晰,睫毛在指腹轻轻滑动有些痒。仕兰中学的女学生说想趁他睡着的时候一根一根数他睫毛的行为是不是就像他现在对路明非做的这样?

楚子航喜欢跟路明非呆在一起,他喜欢看路明非眼里的情绪流转,恰好路明非也不害怕与他对视。他承认在“自由一日”见到路明非的时候,他是开心的,这种喜悦甚至盖过了被他一枪爆头的不快。

你还会不会记得我?楚子航的手顺着路明非的眼往下滑,记得我们一起出生入死,记得我陪你吃宵夜,记得我答应你要陪你打爆诺诺婚车的车轴…

楚子航从来不觉得被记住是多么一件重要的事情,他也不关注被谁记住。但是这一刻,他很希望眼前这个睡得一脸安稳的人能够记住他。

有时候楚子航会觉得有些不甘心,这个人的眼神停在陈雯雯身上,停在诺诺的身上,停在上杉绘梨依的身上,停在那堆等身抱枕上,却从没有停在他身上。而自己呢,却一直一直看着他,想陪着他做很多事情,哪怕是去打爆情敌婚车的车轴。

楚子航知道路明非躲躲闪闪的眼里有火苗,小小的,淡淡的,可以燎原的。他在路明非身上看到自己曾经影子,他很想跟路明非说,慢慢长大吧,师兄罩你。

曾经的楚子航成长迅速,如果那算是成长的话。他想陪着路明非却不得不离开。

他不想逃避,他不能逃避。

“师兄……”终于感受到骚扰的人喃喃着转了个身,重新把被子卷入身下。

楚子航站起来,他在这里已经待得够久了,替路明非盖好被子后天外已是一片漂亮的宝蓝色。他俯下身,像是下来什么决定似的,轻轻吻了吻路明非的发旋儿。

“再见。”

——————End————————


*超超超超短篇

*好久好久没有写了,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跪

*原著是挺久之前看的了,很多细节都不记得了对不起!!


评论(12)
热度(25)

© Kagami的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