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杂食,专注长久。来呀来个酒啊,不醉不罢休。

【楚路】算计(上)

路明非最近很烦躁,用芬格尔的话来说就像是苦追了两个月的八卦爆点最后才发现只是个误会。

路明非烦躁的源头是他那位可亲可敬宛如天神般存在的杀胚师兄,对你没听错,是楚子航不是诺诺。

事情要从几个月前说起,路明非醒来的时候是躺在学院住院部的病床上,身旁的床位躺着满身绷带的楚子航。没有人记得他们为什么会受伤,也没有人记得他们曾经忘记过楚子航这个人。

就连路明非也只记得他为了找师兄闯进了死亡国度,之后便是一片空白。这一切就好像是一场梦。

但是这并不是梦,绷带下伤口的疼痛告诉路明非这不是梦。 

路明非其实不是相当想知道他和杀胚师兄在死亡国度发生过什么,既然他还活着,就说明他四分之一的生命还在他的手里。只是小恶魔最近都没有出现,这让他有点担心。

路明非和杀胚师兄的伤在治疗部温馨体贴的照顾下很快就康复了。出院那天路明非的心情很好,第一是因为终于不用再待在无聊的病房发呆,第二是终于可以避开楚子航的目光了。

其实对于路明非而言,待在哪里都无所谓,待在病房就发发呆,待在宿舍不是打星际就是睡觉再或者就是跟废柴师兄扯一些乱七八糟的闲话。

前提是,如果师兄不用那种奇怪的目光一直看着他的话。

自从楚子航醒后,路明非就发现楚子航经常会偷偷地看他,路明非以剩下的四分之一的生命保证这绝对不是他的臆想也不是偶然,你见过接二连三发生在半夜里的“偶然”吗?

除此之外,杀胚师兄跟以前的杀胚师兄并没有什么区别,还是面瘫着一张脸,问他话也不会多说两句。

出院后的第二天,路明非就要去上课了。睡意朦胧的路明非打开寝室大门就发现楚子航站在寝室楼楼下,不知道在等什么。

果然师兄无论在哪里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啊,路明非看着楼下莫名增多的“路过”的妹子,在心里暗暗感叹。

不想进入这么多妹子的视线里,路明非打算悄悄地绕开楚子航。

“路明非。”

路明非转过头,就看见他家师兄迈着那双大长腿朝他走来。

“啊哈哈哈师兄早上好,你在等谁呢?”路明非揉了揉本来杂乱的头发。

“你。”楚子航在路明非面前站定,非常自然地拿过路明非手上的课本,“去吃早饭。”

路明非望着楚子航的背影,石化在原地。

医疗部给他师兄吃错药了吗?

“还不走?”楚子航转头,冷峻的脸在晨光下有种说不出的柔和。

“啊?哦!”

俩人在一种诡异的氛围下吃完了早饭,楚子航把路明非送到教室门口,并告诉他下了课等他一起吃午饭。

整整一个上午,路明非的心思都没有在课堂上。他的脑子里就好像有两个小人,一个叫嚣着阴谋论,一个又嘲笑他师兄这样的人会对他有什么阴谋?

总之,路明非根本摸不清他师兄在想些什么。

很多年后,路明非回忆起这天都会忍不住打个寒颤,用他的话来说就是那天的他像一只可怜的无辜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小羔羊在师兄这只怎么看都不怎么慈祥的野狼的目光下生活了一整天。

终于结束了一天的课程,路明非在楚子航的陪同下回到宿舍,路明非很想问楚子航是不是有什么事,但是楚子航的表现又不像是有什么事情。

路明非躺在床上怎么想都想不出师兄的举动是何含义,明明平时怎么看都不会那么闲的师兄一大早等他去吃早饭,和他一起去上课,在格斗课上还自愿做他的对手,陪他练习,惹得周围的妹子投来一片艳羡的目光。

男生和男生结伴吃饭上课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是这种事情发生在楚子航的身上路明非就觉得诡异,因为印象里楚子航总是一个人什么时候跟别人这么亲近过了?

路明非把脑袋埋进被子里,他实在想不到楚子航如此接近他的理由,以前师兄对他也很好,可是路明非觉得这次不一样。

芬格尔回到宿舍的时候就看见路明非蒙着脑袋倒在床上。

“诶我说师弟啊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来来来告诉师兄,师兄跟你说不舒服别憋着,一定要去医院,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我的宵夜怎么办啊?”

“滚滚滚,就想着吃!”路明非没好气地推开扒拉着他的头的芬格尔。

“师弟你别这样,师兄我也是关心你啊。”芬格尔被推下床,干脆就这样坐在地板上,“怎么?又失恋了?”

“什么‘又’!”路明非抡起枕头就往芬格尔的头上砸去。

“不是失恋那你怎么这副狗屎样?”芬格尔接过路明非砸过来的枕头,又砸回去。

“我好得很,不关你事。”路明非平摊在床上,不理会芬格尔。

芬格尔眼睛一转,再结合刚刚传到手的照片,试探着问:“是不是因为…楚、子、航?”

有时候我们不得不承认,有些人对八卦的敏感程度就是那么敏锐。

路明非刷的一下从床上坐起,一把拉住愈爬到上铺的芬格尔的衣角,硬生生把他拉了下来。

“你又想瞎写些什么?”路明非擦了擦手掌。

“没啊师弟你冤枉我做什么?”芬格尔睁着大眼睛,“你师兄的是这样的人吗?”

路明非一脸鄙夷,这个人可是有前科的,什么‘A与S 深情对望’这些个玩意他可没忘记。

“话说,真的跟楚子航有关啊?我的直觉真准!”

“走走走,别烦我。”路明非一脸嫌弃地推开芬格尔。

“诶师弟你这样做就不对了,刚才死命拉我下来的也是你,现在推开我的也是你,师兄真是难做啊。”芬格尔干脆往路明非床上一躺,“有什么烦心事说说嘛,指不定师哥能给你指一条明路。”

路明非看了看死皮赖脸的芬格尔,心里觉得这个不怎么靠谱的废柴师兄指不定真的可以帮他点什么。中国不是有句古话叫做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嘛。

于是路明非犹豫了一会就把今天的事情和前几天在医院楚子航总是偷偷看他的事情跟芬格尔一说。

“哎哟大新闻诶!你说你那杀胚师兄是不是喜欢你上你了?霸道总裁和小废柴?”

“滚滚滚,就知道你靠不住!”路明非伸脚就往芬格尔身上踹。

“哎哟哎哟师弟别啊,我不开玩笑了真的。”

“有屁快放。”路明非收住了脚,抽出芬格尔压着的枕头躺下。

“嗯,楚子航今天的行为确实很奇怪,像他这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人物今天竟然一整天都跟在你身边。我今天就收到好几天求八卦的短信,诶你别踹我。”芬格尔换了个姿势,“按道理说,你对楚子航没什么利用价值,你再踹我我就不说了,说是跟凯撒抢人好像也不是,凯撒和诺诺都不在学校里,依他的性格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

路明非翻了个白眼,“废话,这些我都知道。”

“你别急,让我好好想想。”芬格尔支起下巴,一脸深沉,“你是不是无意间帮助过楚子航?”

“嗯?”路明非不解。

“啧,木鱼脑袋!你想你要是帮助过楚子航,依楚子航那种闷骚的性格很难直接跟你说谢谢吧?这样有点拉身价。所以他就用这种方式默默地回报你?”

“你是说师兄一整天陪我吃饭上课是因为我可能无意间帮助过他他用这种方式来回报我?”

芬格尔拍拍路明非的肩,“嫌不够吗?你要知道楚子航的时间对妹子们来说多重要!”

“我又不是妹子!”路明非嫌弃地拍开芬格尔的手。

突然,路明非的脑子里闪过那段不清不楚的记忆——他冲进死亡国度的那段。

路明非心里突然咯噔一下,那段记忆他不记得了,但是这并不代表楚子航也不记得。

如果楚子航真的记得那段时间里发生的事情,那么芬格尔的推测就相当可信了。依经验而言,自己真的可能在死亡国度里开了挂救了楚子航,当然大部分功劳肯定是那个消失了有一阵子的小恶魔的,但是楚子航不知道小恶魔的存在,所以误把这份功劳算在了自己身上?

如果是这样,那为什么我的四分之一生命还在我手上。路明非又把自己埋在被窝里,难道又是客户馈赠?

路明非越是这么想越是觉得芬格尔的推测是正确的,没有一个理由比这个更合适的了。

路明非苦笑了一声,自己当初救他又不是想要他什么回报,杀胚师兄真是太较真了,况且救了师兄的人又不是自己。

想到这,路明非觉得心口有些闷,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他一直都是一个人,一直都是,师兄对他好他很开心,有时候甚至觉得师兄就是那个拉住他不让他往悬崖跳的人。但是这种刻意制造的陪伴算什么?怜悯?报恩?

他就是个小衰仔,没什么本事,自卑又懦弱,总是一个人,孤单寂寞,但是这并不代表他需要有人抱着别的目的刻意陪着他。

要是这样,还不如陪我打一盘星际呢。路明非揉揉有些发酸的眼睛。

芬格尔看着废柴师弟听完他的分析后气压一点点地减低,不由地觉得自己是不是说错话了。

 

 

第二天一早,还是有满满一堆课程的路明非是被寝室楼下叽叽喳喳的讨论声吵醒的。

他往楼下一看,就见穿着白衬衫的楚子航站在寝室楼下,像一尊雕刻精美的石像,环抱着双臂一动不动,也不知道等多久了。

路明非撇了撇嘴,觉得有必要跟师兄讲清楚,否则他早上就得少睡半个钟头。

路明非刚下楼,楚子航就朝他走来,像昨天那样想伸手接过路明非手中的课本。

不料路明非避开了楚子航的手,双手护住自己的课本。

路明非抬头对上楚子航有些微愣的金色双眼,路明非不怕跟楚子航的眼睛,但是也很少直勾勾地跟他对视,这回仔细看竟觉得十分漂亮。

愣神了一会的路明非突然回过神来,磕磕绊绊地说:“咳咳…师…师兄,其实你可以不用等我上课下课陪我吃饭的,我一个人没什么问题真的。”

“那时候如果是师姐或者是老大或者是芬格尔我都会去救的,所以师兄你也不用放在心上,浪费时间陪我,真的不用。”

“我只不过是偶尔发了一下疯,载着师兄你这样就太见外了,啊哈哈哈虽然我们也不是很熟啦,但也不是很不熟对吧?”

“路明非?”楚子航看着路明非的脑袋越说越低,也不明白他在说些什么。

路明非突然抬起头,露出一个笑脸,“啊哈哈哈,就这样,师兄你不用再陪着我了,有空陪我打一场星级就可以了。那师兄我先走了!”

说完,路明非也不等楚子航回应,便低着头从楚子航身边跑开了。速度快得楚子航有些不知所措。

楚子航第一次觉得脑子里什么头绪都没有,诺诺推荐的书里不是说多陪在喜欢的人身边可以制造好感度吗?可是路明非的样子不像是增加了好感度,哪里出了错?

“咔擦”

虽然周围的女孩子叽叽喳喳的说话声很嘈杂,但是楚子航还是清楚地听见了一声快门声。

他抬头,就见宿舍门口闪过一个人影。

芬格尔捂着手机一脸胆战心惊,他刚下楼就看见狮心会A级会长皱着眉头,一脸摸不着头脑的样子,心想那个面瘫竟然还有这样精彩的面部表情,这张照片肯定值大钱。

好不容易拍到清晰的正脸,没想到他竟然忘记关快门声了!

我躲得这么快他应该不会发现吧,芬格尔想探头看看外面的情况,没想到他一转头就见楚子航板着脸站在他面前。

那双黄金瞳暗处熠熠生辉。

“我错了!!!我立刻就删!!!”

楚子航看着眼前成扭曲状的芬格尔,“我想问你一些事。”

“您问!!别说一些事了您问啥我都说!!!!”

 

————————tbc——————————

总觉得才起了个开头并且跟标题完全不搭边QAQ我相当慢产一写就收不住但唯一的好处就是从来不坑。

 龙四我还没有看因为我的习惯是养肥了才看,所以文里有些背景设定是我听别人说的,有些是我瞎编的。

 然后,谢谢观看,希望你们能够喜欢。不出意外上中下完结。感谢每一个喜欢它的人。

 

 

 

评论(23)
热度(79)

© Kagami的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