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杂食,专注长久。来呀来个酒啊,不醉不罢休。

【楚路】算计(下)

*这是拖了好久的下(捂脸),刚说了不会弃坑差点就啪啪打脸了。

*因为最近事情比较多我是一天码一点可能看起来有点奇怪【跪

*我觉得好像ooc了【再跪

*感谢大家的观看,谢谢每一个喜欢它的人,谢谢。

*这个是百年前的上【捂脸】http://kagamilucien.lofter.com/post/1d03d877_77f5844

*楚路大法好!

------------------------------------------------------------------------

又是整整一个上午,路明非的心思都不在课堂上。虽说是他自己亲口拒绝了师兄还人情,但是想来还是有些难受。

又是我自己一个人了,午饭时路明非对着餐桌另一边空空荡荡的座位叹了口气。虽然师兄只是为了还人情,虽说师兄总是面瘫着一张脸,但是有个人陪总比自己一个人来得好啊。

一般来说,一个人的突然出现和突然消失不会给人带来多大困扰。但就像很多小说里都会出现的那句话——冰冷的人只要接触过温暖,就很难逃离。路明非一直都是一个人,楚子航突然一整天都呆在他身边虽然让他很惶恐,很不习惯,但是楚子航一走却又让他觉得有些失落。

我到底在想什么啊?拒绝师兄还人情的人是你,现在在这哀叹的也是你,路明非你是少女吗!?路明非晃晃自己的脑袋,想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统统甩出去。

然而就在路明非一个人在学校食堂里自怨自艾的时候,在他不知道的某个高档咖啡厅里他的废柴师兄正在计划着怎么把他卖出去。

当然,这种事情路明非是不会知道的,也不需要知道。

路明非拖着如南风过境后沉重的心情往宿舍走,打开门就看见账户里刚进了几个零满面桃花开的芬格尔。

顿时觉得心情更差了。

“师弟师弟~你怎么还一副死人样?我看今天你面瘫师兄没有跟着你了啊。”芬格尔看见路明非回来,立马从电脑前冲过来,揽住路明非的肩膀往里走。

路明非看着像打了鸡血的芬格尔,有些嫌弃地推了推他:“你这是吃错药了吗?笑得真恶心。”

芬格尔捂着心脏,一脸受伤地说:“你竟然说你可亲可敬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师兄恶心,亏我掏心掏肺对你好…师兄难做啊难做啊。”

“你别理我。”路明非反常的没有吐芬格尔的槽,把书往桌上一甩然后一头栽进床铺里一动不动。

啧啧啧,真是相当微妙呢,芬格尔摸摸下巴。

路明非一躺就是好几个小时,也不见他换个姿势,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在想事情。

芬格尔寻思着他该不会这样憋死了吧?出于某些不可告人的原因以及他对师弟的关爱,当然前者的成分多一些,他觉得有必要关心一下师弟、

“师弟?还活着吗?”芬格尔戳戳路明非。

“我没事。”从棉被里传来的声音有些闷。

“不管你有事没事,饭咱们总得要吃的你说是吧?中国不是有句古话叫人是铁饭是钢不吃一顿饿得慌,你看现在都好晚了,我们去吃宵夜吧?你看师兄对你多好。”

“你又想蹭吃蹭喝了是吧?”路明非抬起头翻了个白眼。

“诶诶诶瞧你说的,你师兄是那种人吗?”

“我不饿,你自己去。”路明非觉得翻白眼太累了又把头埋回被子里。

“啧。”芬格尔看着床上那堆人形物体,忽然计上心头,摸出手机发了条短信。

你不去吃宵夜,那就让宵夜自己送上门,芬格尔窃笑。

“咚咚”

没一会门外传来敲门声,芬格尔不由地感慨A级的行动效率就是高。

“咳咳,好像有人敲门诶,哎哟,这不是楚,子,航吗?”

路明非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心里仿佛有一百只草泥马呼啸而过,每一只草泥马还长着张楚子航的脸。

路明非转头,就见他师兄站在宿舍门口,手里拿着个纸袋。

“师兄!你怎么来了?有事吗?”路明非赶紧整整被自己压出褶子的衣服,三步并做两步快速来到楚子航面前。

“你过来。”楚子航将路明非拉出宿舍,顺手带上宿舍门,隔断芬格尔一脸猥琐的笑容。

路明非一脸僵硬,“师兄?”

楚子航将手上的纸袋递给路明非:“宵夜。”

“诶?”路明非愣愣地接过纸袋,一时间倒忘记问师兄怎么会知道他没吃晚饭。

食物的温度透过纸袋传到路明非手上,有些热,显然是刚做好的。路明非看向楚子航,依旧是早上看见的那件白衬衫,却有些凌乱,不知道是因为天气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光滑的脖颈上有一层细细的汗。

路明非抓着纸袋的手不由地紧了紧,“师兄,我都说了……”

“不是还人情。”路明非话还没说完,就被楚子航当断。

路明非脑子卡了一下,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只是微抬起头有些不解地看着楚子航。

突然,他听到楚子航发出一声很轻的叹气声,接着一只大手便揉上他的脑袋。

“趁热吃,我先走了。”

楚子航的手已经拿开,可是路明非却觉得那双似乎还摸着他的脑袋,本来成立的理由被楚子航亲口推倒,这下子路明非又搞不明白了。

“人都走了你还在着傻站着干嘛?”芬格尔一见楚子航离开,便迅速地将路明非拉进寝室,顺手拿走了纸袋,“哇,不亏的楚子航,宵夜都这么丰盛,师弟?”

芬格尔咬了两口宵夜,发现他家师弟居然没有冲上来说他厚脸皮,一回头才发现他家师弟还一脸傻愣愣的站在门口。

“芬格尔,刚才我师兄说他不是为了还人情才对我好。”

“呃…”芬格尔的内心在咆哮,对!他当然不是为了还人情他是喜欢你啊傻小子!可是,看他师弟这种模样,要是告诉他楚子航喜欢他,估计得躲楚子航一辈子。

“啊哈哈哈也是啊人家楚子航是谁?A级血统狮心会会长万能学霸啊,你不过是个挂名s级,他怎么可能欠你人情呢。”

要不是迫于体格问题,此时路明非真想冲上前去掐死这个一脸跟我无关的男人,“你昨天可不是这样说的。”

“我昨天有说什么吗?一定是你听错了!对!听错了!”芬格尔厚着脸皮拦上路明非的肩膀,顺手把油蹭在路明非身上。

他把路明非拉到椅子上坐下,拍拍路明非的肩膀说:“其实你也不用老是想你师兄为什么对你好,他愿意对你好你就接受呗反正你又不吃亏。你们中国不是有句话叫做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吗?你跟楚子航不就是老乡?他或许就是单纯的想罩你,你干嘛有事没事整这么多情绪,你以为你是少女漫女主角啊?人家稍稍对你好你就觉得图谋不轨。”

路明非越听越不对劲,听到最后忍不住白了芬格尔一眼。

仔细想来,路明非突然觉得芬格尔说得有道理,自己是太敏感了,人家师兄可能就真是看在自己是同乡的份上才对自己好,以前他对自己不也挺好的吗?

为什么一定揣测师兄的动机?为什么觉得师兄对他好就是有什么不纯粹的目的?

如果师兄愿意罩他,并且这样做不会给师兄带来不便,好像也没什么不好。路明非这样想着,突然有些豁然开朗。

“喂!芬格尔这是师兄给我带的宵夜!!你他妈都吃光我吃什么!!你别跑给我站住!魂淡给我吐出来!!”

“谁让你一直发呆!你抓不到我~抓不到我~”

 

 

自从路明非坦然地接受了楚子航的好意后,两个人呆在一起的气氛就不再像先前那么诡异,至少,路明非不再是一张便秘脸。

楚子航并没有再像那天那样一整天跟着路明非,但相处的时间还是比以前多了很多。路明非觉得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太一样。

路明非的胃不好但是又经常不吃早饭,楚子航会在每天早上帮路明非带早餐,有时候路明非早上没有课,他会送到路明非宿舍。

有了早餐,宵夜当然是不可少。鉴于最开始楚子航给路明非带的宵夜最后都有一半在其他不相干人等的肚子里,以至于路明非都不让楚子航送宵夜,而是每天晚上准时在食堂碰面。

路明非多油的宵夜也在不知不觉中换成了有利于消化的食物。当然,这全都是楚子航不停地在他耳边科普他往常吃的食物对肠胃有多不好的功劳。

路明非在和楚子航越来越多的相处中发现他家师兄许多不为人知的方面,比如说眼前这个认真地跟他讲解题目的人有时候真的很八婆,明明在任务中那么果断决绝。

平时看着面瘫冷面不爱说话,但是会在路明非心情不好的时候带他去飙车兜风,然后在不知到是哪里的网吧里和他打一天星际。

对甜食有着奇怪的执念,吃到喜欢的甜食嘴角会翘。

舌头很敏感不喜欢烫的饮料。

不善于和别人打交道,对于突然扑到他身上的小朋友总是一脸不知所措。

不是很挑食,但是无论如何都不吃西红柿炒蛋,说是有童年阴影。

似乎喜欢跟人对视,金色的眼睛里总是有异常温柔的光芒。

……

如果说二十一能够养成一个好习惯,那么这么多天相处足以让路明非习惯楚子航这个人以及他对他的好。

路明非又时候觉得楚子航如果有喜欢的女生,那么那个女生一定相当幸福,因为楚子航温柔起来真的很吓人,就像一片沼泽,一旦陷进去就很难拔出来,或者说,根本不会给你出来的机会。

只可惜,这个师兄啊好像没有喜欢的女生啊,路明非叹气。

“都明白了?”楚子航敲敲路明非的课本。

路明非这才回过神来,心想惨了惨了明明是他自己要师兄帮忙补习的,怎么发起呆了。完了,师兄肯定生气了,怎么办要逃吗?

“我再讲一遍,这回要认真听。”楚子航似有意似无意地将椅子往路明非那儿拉了拉,将路明非圈进自己的怀抱范围。

 路明非突然觉得脸有点烧,楚子航的声音就在耳边,低沉富有磁性。因为在图书馆内,所以楚子航的声音压得很低,这让路明非的耳朵一阵酥痒。

楚子航看着路明非越来越红的耳朵,嘴角悄悄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

路明非不喜欢学习,从小到大都是。他的成绩不好,每次都会被婶婶拿来衬托她那个宝贝儿子,然后,婶婶就会以庆祝路鸣泽取得好成绩为由一家人出去玩,这个一家人当然不包括路明非。

路明非也曾很认真地学习过,倒不是说他羡慕路鸣泽可以出去玩出去吃大餐,只是他不喜欢自己被留下来,他努力地想融入叔叔一家好让自己看起来不是形单影只。

后来有一次,他终于取得了好成绩,他很高兴地把成绩单交给婶婶,满心欢喜地希望这次出去游玩婶婶也会带上自己。但是他无意间抬头看见婶婶的表情,小小的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明白了些事情。

无论他学得好不好,他始终都是无法融入这个家庭的,他永远是一个人。

从那以后,路明非就放弃学习了,学渣也好学霸也好,对他来说都没什么区别。

路明非从没想到他这一辈子还会像现在这样一整天呆在无聊枯燥的图书馆,当然,如果不是楚子航要求的话他是不会来图书馆的。

路明非偷偷打量楚子航,只见他抿着嘴一笔一划地不知道在写些什么,长长的眼睫毛从侧面看就像一把小刷子。

前几天,楚子航以路明非的成绩实在是太难看如果不想挂科最好临时抱一下佛脚为由,将路明非拖到了图书馆。

师兄发话路明非哪敢不听?再者他的成绩确实有点危险。

楚子航教的东西路明非有没有听下去这个我们不知道,倒是路明非总是不知不觉地会把视线从课本转到楚子航的侧脸。

楚子航倒是很乐意让路明非盯着看,但是看到睡着这个就有点不能忍啊。

楚子航看了看歪着头睡了过去的路明非无奈地摇了摇头,脱下外套轻轻盖在他身上,然后继续一笔一划认真地为路明非整理笔记。

他们俩的身后,一群姑娘无声欢呼。

此时此刻,芬格尔砸着电脑哀嚎——楚面瘫你倒是快一点啊我这里快压不住了啊!

 

 

期末考试周很快就过去了,路明非靠着楚子航整理的笔迹安全地通过了考试。看着自己的成绩,路明非差点把楚子航整理的笔迹供起来一天三炷香。

期末过后,假期很快就来了。卡塞尔学院的假期跟美国其他大学差不多,都是从12月开始放假的,本来楚子航是不打算回去的,但是恰好今年的春节在假期内,楚子航的漂亮妈妈一定要楚子航回去。

“如果你不回来我就把你小时候穿裙子的照片发出去~”这是楚妈妈的原话。

“你真不回去?”楚子航撑开伞帮路明非挡雪。

“真不回去,反正假期那么短,而且家里也没有我回去的必要。”路明非将手伸出伞外,雪花落在手上很快就化成雪水。

反正自己在那个家里就是个多余的存在,与其回去添堵,还不如留在学校里。楚子航张了张嘴刚要说话,便被路明非一把推到出租车里。

“好了师兄你快走吧,再不走就赶不上飞机了。”路明非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大得可以看见牙肉,“你也不用担心我,我有手有脚饿不死的!顺便帮我跟叔叔阿姨说声新年快乐!”

路明非站在原地,看出租车开出校园消失在一片茫茫白雪里。手里的伞还留着楚子航掌心的温度,路明非握在手里觉得有点烫手。

路明非撑着伞慢慢往回走,校园里一片白茫茫,路明非的脑子也一片白茫茫。

大家都走了啊,路明非漫无目的地走在校园里,本来人挺多的学校此时安安静静。

凯撒带着诺诺去不知道是哪里的地方旅游去了,芬格尔也已经整理好行李了,苏茜跟楚子航一样回家了……路明非在学校里认识的人本来就不多,而认识的人大都不在学校里。

你看,又是我一个人了。路明非呵了口气,呵出的温热气体瞬间化成一片白雾。

路明非站在白雪里,觉得这个世界那么大那么广,却好像没有一个地方能让他停下来。

路明非回到宿舍的时候,芬格尔已经离开了。

连芬格尔都不在的寝室很安静,安静到鼠标声都被放大了一倍。

路明非将鼠标甩到一边,一头栽进棉被里,刚换过的棉被松松软软,宿舍里温度也很舒服,路明非窝在被窝里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等路明非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很黑了,根本分不清是什么时候。路明非摸索着起床,一不小心踩到芬格尔堆在地上的东西,一下子摔了出去。

“该死的芬格尔!”路明非揉揉发疼的额头,在心里暗暗咒骂。

开了灯,路明非才发现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假期的食堂早已经关门了。路明非一屁股坐回床上,看着天花板叹了口气。

路明非打开手机通讯录,通讯录上的人名少得可怜。路明非的手指停在楚子航的名字上,犹豫了一会又移开了。

师兄在做什么呢,跟阿姨出去买年货了吗?路明非想想楚子航满身大包小包的样子不由地觉得好笑。但转念一想,师兄可是少爷,谁会让他拿东西。

师兄最不善于跟小孩子打交道了,新年一定会有很多小孩子走亲戚,真想知道师兄怎么跟小朋友相处。

路明非想着想着,不由地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笑容却满满凝固有些呆滞。

路明非光速从床上爬起打开电脑,他觉得有必要找些别的东西转移他的注意力。

他现在的脑子里,满满的,全部都是楚子航。这不是好的征兆,路明非在心底呐喊。

但是,路明非越是不想想,脑子越是不受控制,他的脑子开始不受控制地回想起关于楚子航的一点一滴。

楚子航的开导,楚子航的承诺,楚子航揉他脑袋的手,楚子航好看的侧脸,楚子航的带着体温的外套……

路明非烦躁地甩开鼠标,他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楚子航,明明才过了一天。

其实路明非自己也曾想过,如果楚子航对他太好,自己习惯了他的好离不开了那该怎么办。

路明非告诉自己不要太依赖楚子航,不要太沉溺于他的好。可是每次只要楚子航一靠近,路明非就没办法拒绝。只要楚子航的眼睛往他身上一扫,路明非就无法说出疏离的话。

路明非也安慰自己,曾经的自己一个人那么久了,不是说改变就能改变的。

可是,可是才过了多久路明非就觉得自己无法接受自己一个人吃饭一个人上课的场景,那感觉想想就觉得难过。

路明非的眼眶开始一点一点发酸,他止不住地想埋怨楚子航,埋怨他为什么要对他那么好,好到自己连离开他一天也会想念。

路明非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吃宵夜,一个人堆雪人,一个人打星际,一个人过了一个星期。

到了第五天,路明非像是被禁了毒的毒品重症患者,他没头没脑地打开手机,没头没脑地给楚子航发了条空白短信。随后又暗自懊悔地将自己埋在被窝里唾弃自己。

是是是,他承认寂寞了孤单了想楚子航了。

路明非想哭又想打自己,他觉得自己很可耻,玷污了师兄对他的好。师兄对他那么好,他却对师兄产生了不一样的感情。

路明非抱住自己的膝盖,把自己缩成一个球,像只可怜又无助的小狗崽。他咬咬嘴唇尽量不让自己哭出来,他就是喜欢上楚子航了怎么了?就是喜欢上了一个永远不可能喜欢上的人怎么了?楚子航那么好,楚子航对他那么好,又不是他故意要喜欢他的。

路明非合上双眼,心里暗骂我特么怎么那么衰啊。

第二天,楚子航缺乏症发作的路明非起了个大早,事实上,最近路明非每天都起得很早,他睡不着。

打开宿舍门,冰凉的空气让路明非的脑子清醒不少,外面已经不下雪了,今天天气也很好,白雪反着光亮得有些刺眼。

路明非伸伸腰,深深地吸了口气再缓缓吐出,仿佛要把滞留在脑子里的心脏里的甚至是血液里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吐出去。

路明非长长的呼气才呼到一半就卡住了,他透过白茫茫的雾气看到前方有一个人慢慢地踏着雪走过来。

深蓝色的头发,修长的腿,熟悉的围巾,还有那双似乎永远不会熄灭的黄金瞳。

路明非的腿像是不受他控制一般,飞快地跑下楼。

那个人就站在楼下,清冷的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

“师兄…”路明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平时可以说出一大堆白烂的话但是此时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你昨天给我发了条空白短信,我打电话你也不回。”楚子航松了松围巾,似乎有些热。

路明非浑身一僵,昨天发完短信后他好像把手机甩一边去了,而且好像也没有充电。

路明非突然猛地一抖,他的声音有些抖:“师…师兄,你,你该不会是特地赶过来的吧?”

“是。”

听到回答的路明非抖得更厉害,楚子航的话像是一根火柴,点燃了路明非心中的火药桶。

“楚子航算我求你了你可不可以不要对我这么好!!算我求你了好吗!!!”路明非的双眼通红,就这么直直地看向楚子航。

楚子航觉得心脏一紧,他拽住转身就想跑的路明非问道:“为什么?”

吼完楚子航就后悔想跑又被死死拉住的路明非低着头,声音闷闷的,“对不起师兄,是我不识好歹……但是,你真的不要再对我那么好了,我怕我…我怕我对你产生一些奇怪的感情…我…”

“为什么不能对我产生感情?”楚子航皱着眉。

“我是故意接近你的,所有的一切。”

 “你的心拒绝接触,我就慢慢接近你让你习惯。”

“我想让你离不开我。”

“我喜欢你。”

路明非一脸呆滞地看着楚子航,楚子航的的表情是从未有过的严肃。

路明非吞了口口水,信息量太大他一下子有些接受不了。

每一次课间的偶遇,每一次心情不好的时候的陪伴,每一次准时的餐点,每一次结伴出游,笔迹本上的每一字每一句原来都是有人计划好了的。

师兄对他的照顾不是人情不是老乡情,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他喜欢他。路明非的脑子里突然想起了那天在宿舍门口,师兄揉揉他的头轻轻地叹了口气。

所以,从那时候自己就已经在师兄的计划里了吗?或者是更早?

路明非的脑子晕晕乎乎,像混了水的面粉糊成一团。

楚子航的脑子里也是一团乱麻,他拉着呆滞的路明非心里七上八下,他不怕路明非拒绝,只是怕吓到路明非,怕路明非就此躲着他。

他没办法强迫路明非做任何事情,也舍不得强迫路明非做任何决定,他只能紧紧抓住路明非的手臂,用手掌心的温度来告诉路明非自己喜欢他,很喜欢。

诺诺和芬格尔一开始就告诉他,对付路明非不能着急,要慢慢来。所以楚子航强迫自己慢慢来,让路明非慢慢适应有他在的日子,直到走不出去。

楚子航处心积虑地创造每一分每一秒相处的时间,用他这辈子最大的耐心去驯服路明非这只敏感的小狗崽。

只是狗崽尚且没有被驯服,自己反倒被小狗崽驯服了。

只不过是离开几天,只不过是几天没有见面,思念便像疯长的野草占据楚子航的脑袋。

在家的那几天,楚子航无数次打开手机,想拨通那个倒背如流的电话,想对那人说点什么,但是每次都没有拨出去。

他跟自己说,不要吓到他不要吓到他。

直到路明非发了封空白的短信给他,收到短信的楚子航想都没想立马订了机票,跟家人匆匆打了个招呼也没有带行李就这么飞到美国。

楚子航想见路明非。

他也如愿见到路明非,而路明非却对他说,不要再对他好了。

楚子航压抑了很久的感情终于到了临界点,他不想吓到他,但是他不得不跟他说清楚。

这厢路明非还处在呆滞状态,那厢楚子航还在等路明非的回答,两人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直到路明非打了个喷嚏。

楚子航拉下围巾缠在路明非脖子上,围巾上残余的体温让路明非的脸止不住地泛红。

楚子航轻轻地握住路明非裸露在空气里的双手,有点冰凉。

路明非看着握着自己的那双修长的双手,这双手曾握过刀端过枪斩过龙,也曾摸过自己的头帮自己整理笔记,此时却轻轻握住自己的手有些颤抖。

他这个强大的无所不能的师兄此时竟握着他的手在发抖。

路明非知道楚子航这个人是不会说谎的,他说喜欢他就是真的喜欢他,虽然路明非不知道为什么。

他不知道师兄为什么会喜欢他,师兄很厉害还很帅,喜欢他的女生不知道有多少。

而自己,不过是个徒有虚名的s级,什么都不会。

“我已经把心交给你了,交给你就是你的了。”楚子航的手心有些微汗。

路明非怔怔地看着楚子航的眼睛,那双漂亮的温柔的有点紧张的黄金瞳此时正一眨不眨地看着他。

虽然有点害怕,虽然有点不安,但是路明非又不自觉地想去相信,相信眼前这个男人。

不想再一个人了,不想在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游戏一个人做所有的事情。

“你,拒绝么。”那双黄金瞳里有少见的紧张。

路明非低下头,慢慢地把手从楚子航的手里抽离,带着汗渍的手接触到冰凉的空气,有点冷。

楚子航的身体有些僵硬,因为突然抽离的手,也因为那颗靠在他肩膀的上的脑袋。

“不拒绝。”

路明非毛茸茸的头发蹭得楚子航有些痒,楚子航伸手抱住路明非,动作很慢很轻。

楚子航的嘴角不受控制地往上翘,他想,带给妈妈的新年礼物这回有着落了。

————————END————————————————

 

评论(12)
热度(91)

© Kagami的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