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元杂食,专注长久。来呀来个酒啊,不醉不罢休。

【凯歌】Hysteria/HE/(完)

【凯歌】Hysteria/HE/(完)

 

一发完结圈地自萌

 

请勿艾特真人 请勿艾特真人 请勿艾特真人

 

国剧盛典结束后,山影Boys预订了个饭店包间,一大群人边喝边聊天,天南海北地扯嘴皮,气氛融洽。

今晚拿了两个奖的王凯自然是所有人灌酒的对象之一,侯导和靳东在旁边一边笑一边撺掇其他人给王凯灌酒,尽管他极力推辞但还是被灌了不少。

趁着众人灌靳东酒的空档,王凯低头看了一眼手机,他发的两条短信都没有得到回复,王凯心里隐隐地觉得有些不对头,但还没来得及细想就被拉回酒局。

或许是太久没有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山影boys们的这顿饭吃得特别久,当王凯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

还好没有喝醉,也不知道那人还在不在,王凯想。

今天一天王凯都很忙,从早到晚几乎没有好好休息,连晚饭也是草草解决,说不累肯定是假的,他又不是铁打的。但只要想到那个人——自己的恋人可能在房里,王凯的嘴角就止不住上扬,连眼里都带着光。

王凯轻轻地打开酒店房门,屋内一片漆黑,他打开玄关处的小灯,借着微弱的光可以看见里面大床上躺着个人,好像睡着了。

睡着了也好,王凯的眼神柔和了几分,哪怕是抱着睡一觉王凯也很满足。

满心的喜悦仿佛要冲出胸膛,王凯无声地笑弯了眉眼。他轻手轻脚地脱去鞋袜和沾了油烟味的外套,垫着脚尖走进盥洗室。

简单地做过洗漱后他朝手心呵了口气,确定酒精的味道没有那么明显后才走到床旁边。王凯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却看见被子下他的恋人蜷缩着身子,一双黑亮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很有精神。

王凯一愣,随后乐出声,他轻声说:“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那人没有回答他,默默地转了个身。

王凯怕他着凉,也赶紧躺了进来,这个人在被窝里有一会了,被子里却还是冷冷的,王凯有些心疼,伸手去握他的手。

那个人却避开了王凯伸过去的手。

王凯有点不明所以,他又伸出手,又一次被避开。王凯不解地皱眉,他感觉出他的恋人在生气,但又不知道他为什么生气。

王凯在脑内细细地回想今天他做过的所有事情,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事也没说错话后,又伸手去揽恋人的腰。

这回,那个人直接把王凯的手从腰上拿开。

王凯不由地失笑,他的恋人在外人面前总是得体大方、礼貌潇洒,什么情绪都能收敛得很好。而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就像一个没长大的孩子,什么情绪都表达得明显。

他的恋人在生气,王凯就要负责顺毛。

“胡歌,胡歌歌,胡老板,歌歌……”王凯压低了声音在他耳边低语,“谁惹你生气啦?嗯?不要生气了,抬头看看我啊。”

“我没生气。”胡歌的脸埋在被子里,从被子里传出来的声音闷闷的没有什么音调。

王凯虽然耿直,却也不至于傻到把恋人此时的话当真,他的恋人肯定生气了!

他双手并用抱住胡歌,“没生气就让我抱抱。”

胡歌像是魔怔了似就是不让王凯碰他,王凯的手刚圈住他就被他大力挣脱开。王凯被他一挣,倔脾气也上来了,他不让他抱,他偏要抱。

王凯手脚并用地压制住胡歌,然而他越用力胡歌挣扎得越厉害。王凯今晚喝了不少酒,力气没有往常那么大,胡歌一使劲,硬生生地挣开王凯的怀抱,一挺身坐在床上。

王凯也跟着起身,他看到他的恋人板着张脸不看他,头发和衣服乱七八糟,眼角微红,不知道是不是刚刚使劲造成的。

王凯有些琢磨不透他的恋人,他知道他的恋人时常会有些不知所云的小情绪,但这些情绪大多来得快去得也快,有时候也会闹闹别扭,但是都很好哄。这种情况,王凯是第一次碰到。

看恋人的样子,摆明了是在生自己的气,王凯在脑内又快速地回放今天所做的事情,没发觉自己做错什么,他心里很是疑惑,明明昨天还好好的,今天的盛典上虽然没有说上话但也是笑着的,怎么突然跟自己闹起别扭了呢?

王凯不明白,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抱住胡歌。

然后,又被胡歌挣脱开来。

被恋人拒绝接触的感觉很不好,王凯有些烦躁,再加上今晚酒精的催化,王凯觉得头有些疼,他叹了口气,语气有些重:“胡歌,你到底在闹什么别扭?”

才问出口,王凯就后悔了,他看见恋人原本微红的眼眶一下子泛起了泪花,死死咬着下唇不让眼泪掉下,像受了莫大的委屈。

一瞬间,王凯的心里只剩下心疼,所有的烦躁统统消散,他把恋人搂在怀里,恋人的背贴着他的胸。

胡歌骄傲且坚强,在人生最黑暗的那段时光里也甚少掉眼泪,却在跟他在一起后,在自己的怀里红了眼眶。

王凯不知道该说什么,怕再开口他的恋人就真要哭出来,他只能抱着他,一遍又一遍地轻吻他的眼角。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王凯感觉怀里的人身体渐渐放松,他调整了姿势,让恋人可以舒服地躺在他身上。

胡歌抽了抽鼻子,嗓子有些哑:“你是不是觉得我无理取闹?”

王凯蹭了蹭胡歌的发,发间有好闻的味道,“没有。”你的每一面,都是珍贵的。

胡歌把玩着王凯细长的手指,好半响才又开口:“我没生你的气,我只是在跟自己闹别扭。”

王凯也捏了捏胡歌的手指,心想,你哪里是跟自己闹别扭,分明是跟我。

“我今天,看到好多你和东哥的照片”胡歌咬了咬嘴,“下面的粉丝都说你们很般配。”

王凯一下子豁然开朗,什么都明白了,他的恋人今天的情绪这么反常,不是因为他做错了什么,只是因为他的恋人吃醋了。

王凯忽然想起《伪装者》播出后楼诚cp大火的那段日子,那时他们还没在一起,胡歌也像现在这样闹过别扭,只是没有现在坦诚。

胡歌像是打开了话匣子,像是要把心里所有的想法统统说出来,“我知道你和东哥只是好朋友,我也知道媒体喜欢拿cp当噱头,我也和很多人是cp,可是……可是我就是难受,你是我的人啊,你是我的啊!”

胡歌说着说着,竟带上了鼻音,委委屈屈。

王凯的心早就化成了一滩水,他的恋人怎么那么可爱,他把头埋在恋人的颈间,深吸一口气,“你啊,东哥是有家室的人,你想哪去了?”

王凯的声音低沉而又富有磁性,“我的傻瓜,我是你的,我永远是你的,只是你一个人的。”

每一个字都那么坚定。

王凯第一次感受到恋人的占有欲,他轻轻吻恋人颈间的嫩肉,虔诚且温柔。他抱着恋人,像是要把他揉进自己的怀里。

这个人是他的软肋,掌握他所有的情绪,王凯想,他这一辈子,怕是没办法不爱他了。

(完)

注:

Hysteria 歇斯底里,指情绪异常激动,举止失常,通常用于形容对于某件事情的极度情绪。

评论(19)
热度(139)

© Kagami的星辰 | Powered by LOFTER